2019-11-05 10:47:46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余詩泉
核心提示:報道稱,越來越多60至70歲的新加坡人將他們的暮年時光不僅用來照顧他們的孩子,還用來照顧他們的父母。

參考消息網11月5日報道 港媒稱,在老齡化的新加坡,夾心層一代正在感受到壓力。

據香港《南華早報》11月2日報道,新加坡在預期壽命方面高居榜首,但對一些新加坡公民來說,長壽的同時也會讓他們感到痛苦。越來越多60至70歲的人將他們的暮年時光不僅用來照顧他們的孩子,還用來照顧他們的父母。

VCG41170887144

示意圖/視覺中國

在成長過程中,柯爾特明一直喜歡每年一次的公路旅行,他、他的父母和弟弟會在馬來西亞的東海岸旅行。

他在彭亨州和丁加奴州充滿野趣的海岸觀光旅游,回憶著他的父親如何不時提醒兒子們:一家人每過一段時間一起出游的重要性。

如今,這位61歲的老人延續了這一家族傳統,每年至少與妻子及兩個成年子女一起旅行一次。

在某些情況下,這一傳統的締造者、他的父親、87歲的柯洪發(音)也會參與進來。

但并非所有人都對父母壽命太長感到興奮。

化名阿利亞斯的零工說:“在長大過程中,我從來沒想過等我60歲的時候,我的母親還能活著。”他要求用化名來防范被污名化。

柯爾特明屬于新加坡的“夾心層一代”:他們在經濟上既要支持和照顧年長的家庭成員,也要支持和照顧年輕的家庭成員。被夾在中間的人(俗稱“夾心層一代”)大多是30歲至60歲之間的勞動者,但有少數人是60歲至70歲的退休人員,他們不僅照顧子女和孫輩,而且出人意料地還要照顧父母。

根據一項2017年的調研,新加坡公民的預期壽命現在接近85歲,已經超過了長期冠軍日本人。隨著生育率下降和預期壽命繼續提高,這個問題預計會進一步惡化。

報道稱,新加坡人現在可能是世界上壽命最長的人,但與30年前相比,他們現在很大一部分時間是在健康狀況不佳的情況下度過的。

雖然像科爾特明這樣的夾心層一代可以依靠兄弟姐妹來分擔照顧父母的重擔,但下一代就不會這么幸運了。新加坡人生下的孩子數量已經無法取代他們自己的數量。新加坡的出生率為1.4,遠低于取代人口所需的2.1的出生率。

對下一代“夾心層一代”的擠壓將更嚴重。到2050年,預計65歲以上的新加坡人將達到308萬,占新加坡總人口的47%。

活力國際專業護理公司是一家在香港和新加坡都設有分公司的老年護理公司。該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約蕾爾·卡莉卡說,這將給照顧老年人的上班族帶來巨大壓力。

她說:“我認為我們將把提供照顧的責任從非正式照顧轉向更正規、更專業的照顧,因為別無選擇……只是因為涉及的人數太多。”

報道稱,在新加坡變老也變得越來越昂貴了。今年,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的一份報告發現,新加坡一名65歲以上的獨居老人每月需要1379新元(1新元約合5.1元人民幣——本網注)才能達到基本生活水平。對于55歲至64歲的人來說,這一數字為1721新元。

除了必須養活自己之外,老年照料者還面臨著一項艱巨的任務,那就是要確保有足夠的儲蓄來支付年老體衰的父母的養老費用。

新加坡政府正在積極準備應對老齡人口,通過將退休和再就業年齡分別提高到65歲和70歲,這將使照料者工作的時間更長,從而有更多財力照顧年邁的父母。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